《纸人:第一章》——国产恐怖的一小步

  近日在Steam发售的国产恐怖游戏《纸人(Paper Dolls Original)》广受关注,这是一款以中国传统文化为背景的第一人称冒险解谜游戏,以精致的画面、中国风恐怖元素、神秘的故事为卖点。《纸人》的体量虽然无法与同类型的《生化危机7》《逃生》等知名大作相提并论,但对国内玩家而言,乍一看似乎这不输给《DEVOTION》品质,无疑是一针扎在心口的兴奋剂。笔者在几小时的沉浸式体验后,第一时间动笔写下评测,谈谈这款恐怖游戏的特点与尿点。

  本评测组无意讨论游戏背后的努力,我们尊重制作组一切劳动的成果;本评测组只会从普通大学生玩家角度,就游戏的体验观感进行评价。希望这样能够使我们聚焦在更纯粹的游戏本身上。

耳目一新的中国恐怖元素

  破败的条案、纸糊的窗户、吱呀的木门……《纸人》真实还原了一个中国的百年古宅,而游戏的剧情也发生其中。依托虚幻引擎,游戏对场景的刻画十分生动。摆件精致的红木家具,地板散落的纸钱和碎片,纸人身着的传统服饰等细节增强了游戏的真实感和代入感,而穿插其中的揭秘道具是虎头铃、金刚橛、佛珠等物件,对传统文化背景进行高度还原。最令人惊喜的是,游戏存档的方式是向供奉的菩萨上香,中国古典文化和佛教元素的结合,创造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中式恐怖氛围。

前厅的牌匾
安全屋及存档点

无处不在的压迫感

  《纸人》采用经典的第一人称视角,以昏暗的环境,诡异的音效营造了漆黑压抑的氛围,用藏在陌生的门或者物件互动中的JumpScare“摧残”玩家心灵。玩家不知道何时会跳出一个面目可憎、尖叫着的纸人,所以每一个行动都得小心翼翼。而游戏中的敌人是无敌且穷追不舍的,玩家可能在开门的瞬间或是一个转角遇到纸人,在慌乱中被追上杀死,而防备纸人的方法是戴上耳机辨别纸人的脚步声。游戏中大部分探索时间都是没有背景音乐的,玩家听到的只有自己的脚步声、推门的吱呀声或是诡异的木鱼声,在寂静的古宅中回荡,这样的设定很好地吸引玩家注意力,给玩家以沉浸感,仿佛真的置身于一间诡异凶宅。

阴森的走廊
凶神恶煞的纸人

待改进的游戏性

  夸完了《纸人》的画面表现和美术,再来谈谈玩法和玩家体验。《纸人》的主线剧情是围绕一系列的谜题展开,其中必不可少的是机关和道具。而《纸人》中机关的破解引导很少,玩家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和尝试。例如,当玩家拿到爆竹这一道具时,第一反应通常是炸开上锁的门,而正确流程是炸开藏在挂画后的墙壁,从墙后的密室中取得钥匙。解谜过程中,若没有足够的逻辑引导,大量的垃圾时间只会白白消磨玩家耐心。高难度谜题是一把双刃剑,既能增加游戏挑战性,给予玩家更强烈的成就感,又容易消磨玩家耐心,“劝退”一大批休闲玩家。游戏中对于可互动的关键道具并没有过多提示,玩家必须一点一点的摸索。

  解谜之外,玩家还要躲避纸人的追杀。既要应付被纸人缠身触发的QTE,又要在被追上前躲进柜子或安全屋。不得不吐槽的是,普通状态下玩家行动是没有纸人快的,而鸡肋的“冲刺”有极长的CD和极短的距离,逃脱纸人追杀有一定难度。与众不同的是,《纸人》采用安全屋手动存档的方式,造成玩家“不是在存档,就是在去存档的路上”的现象。这样的设计也影响了游戏体验:遭遇纸人时,跑回安全屋或是躲藏进掩体还不如直接读档节省时间。

谜题的线索
上锁的门

故事不知所云

  于笔者而言,Jump Scare如同美式恐怖片的血浆,只有一瞬间的刺激,而贯穿恐怖游戏的剧情,才是回味无穷的恐惧。《纸人》在这方面的表现可谓糟糕。虽然游戏有“纸人·第一章”的中文提示,但不能以此为糟糕的故事讲述开脱。男主和女儿在车祸后穿越到老宅中并失散,游戏既没有对现代剧情(男主一家的故事)的推动,甚至后半段女儿再也没出现过,让人疑惑:我是来探险的还是救女儿的?《纸人》对殷家人物介绍多来自古宅散落的纸片和怨灵的只言片语,而对“男主和殷家的关系”“纸人为何攻击男主和女儿”等基本问题解释不清。在通关后,仅交代了心理疾病、阴谋、轮回等神秘伏笔,剧情方面的完整度着实偏低,这有待制作组在后续的叙事中用游戏语言来讲明原委。

交代背景的纸条

  综上所述,《纸人》算是一个有特色、有创新的国产恐怖游戏,从对中国传统文化高度还原和写实压抑氛围的渲染方面来说,是值得恐怖题材爱好者们亲自尝试的,但游玩时长短、玩家体验待改善、剧情仍需雕琢等缺点也制约了《纸人》成为业界一流游戏。《纸人》是国产恐怖游戏的一小步,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+++创新的中式恐怖元素
+++优秀的恐怖氛围
---游玩时长短
---不完整的剧情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